傲视牛牛|隅之春

  隅之春,春之隅,二高之隅春常在。
  ——题记
  春隅之春
  春天,花香四溢,空气中充斥着旺盛的生命力。百花争艳,花儿们似乎都要向世界展现自己婀娜的姿态,绚丽的色彩,沁脾的香味。可又有谁注意过角落的嫩芽?是的!嫩绿的草儿探探脑袋,东张西望,对这世界充满了渴望,它们渴望有一天能被外界发现,发现自己也是春天的使者,带给大家的也是勃勃的生机。它们强忍着被踩的疼痛,无数次咬咬牙挺直了身躯。它们含着泪,无数次想流又不能流的泪在眼眶中打转。
  春天,角落里的草儿不正是二高春天的代言人?
  夏隅之春
  夏天,酷热无比,头顶上的太阳无时无刻不表明自己的内心世界,它以为自己是夏天的统治者,无时无刻地给人们施加“酷刑”。让人们感到烦躁无比,树梢上的知了正好体会到了无奈,发出不耐烦的叫声。又有谁,能够在夏天安安静静地体味树荫下微风拂过时的温柔。没错!这风是温柔的。它躲在树荫的某个角落,期待着有人能够感受到它的温情,一种不被发现的温柔,就这样在角落中弥漫。
  夏天,树荫下的微风不正是二高春天的呵护者?
  秋隅之春
  秋天,红枫满地,徜徉着肆无忌惮的热情。红枫似火,跳跃着希望,与满地枯黄的树叶形成鲜明的对比。有谁曾留意过腐烂的叶子,它们没有其它树叶独特的颜色,却有着一种深沉而又无私的奉献。它们用腐烂的身躯滋养了土地,滋养了二高多彩的校园。一种微不足道的奉献,被太多人忽视了。傲视牛牛认为,它们也有着一种春天的气息。
  秋天,腐烂的树叶不正是二高春天的哺育者?
  冬隅之春
  冬天,白雪皑皑,弥漫着一种寂静的肃杀,仿佛一切都是那么安静,那么与世不染。仔细观察,似乎只有腊梅还在努力开放。“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描写的就是这种意境。“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淡淡的一抹清香象征着自己高洁的品行,一点淡淡的孤单很美,很醇,有着春天的气息。
  冬天,墙角的腊梅不正是二高春天的呼唤者?
  四季之隅,隅之四季,皆为隅之春。

   灰蒙蒙的天空,让沉睡了整整一个冬季刚刚苏醒的心情略感压抑。几只好事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喧闹地跳跃着,叫嚣着,庆祝这个属于它们的天气。还有黄莺,画眉,和一些不知名的鸟儿的啼声穿过雾霭从远方传来,幽远而又干净,让人忍不住想和上几声,然而我却不是鸟,只好静静地倾听。
  门前的蝴蝶兰,枯萎的叶间又探出了嫩色的叶芽,那么的娇嫩,仿佛轻轻一触就会融化。花盆里的萎焉的仙人掌,也日渐坚硬挺拔,碧如翠玉的叶片上孕育这小小的生命,相信不久也会舒展身躯,长出尖尖的,毛毛的小刺,再不久也会开出一朵纯黄色,娇艳,美丽的鲜花,牡丹一样倾国倾城。
  围墙外的白杨,看似静寂,不生枝叶,没有绿意生机。实则蠢蠢欲动,鼓鼓的叶芽,如含苞待放的花朵儿,仿佛在你转身的刹那,便会悄悄绽放!
  河面的冰凌也开始融化,平静的冰面,镜子一般倒映着河边的丽影。轻俯下身子,你会听见冰下水流的声音,潺潺汩汩,如仙乐齐鸣,令人如痴如醉!如果心情再平静一些,你定会听见,冰凌消融的声音“叮咚”清越的声响,就像深夜的星辰不小心触动了谁钢琴上的精灵,就象初夏昏睡的午后,清风不经意间碰向了谁窗前的风铃!突兀,幽远。让人不禁想起那个朝霞铺满地平线的清晨。
  幽寂葱郁的丛林,一潭静寂的湖水波澜不惊。碧绿的湖水如玉似翠,静静卧在丛绿之中。湖畔,一丛繁茂的的君子兰,默默的开放着,典雅美丽的花瓣,蝶翼般轻颤着展开,馥郁的芬芳氤氲在湖面之上,淡雅,神秘。纤弱的枝叶上渐渐积聚起一颗晶莹剔透的露珠。愈来愈大,愈来愈重。终于,纤弱的臂膀再也承受不住它的重量,忽地沉了下去,露珠滑落,“叮咚”落在平静的湖面,激起圈圈涟漪,漾开漾开。湖面终归平静。而那声轻吟,却萦绕心头,久久挥散不去。
  此刻,郁积心头的烦恼与忧愁全都烟消云散了,身心忽地豁达释然,仿佛世事不关己,只在自然间。那种超然,令傲视牛牛沉迷。抬起头,看丛林背后远方的群岚,静默,神秘的灰棕色,隐隐透出黛青颜色,令人默名的感动!
  春天没有纷飞漫洒浪漫的雪花,也没有奔放炫烂盛开的粉荷,没有萧瑟落寞飘零的落叶,却有烂漫的油菜花,优雅的杨柳絮,有着孕育生命的生机与惊喜!这份喜悦,久藏心底,不曾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