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雨_等等

踮起脚尖,伸长脖子,红包雨终于等来了“344”公交车。坐在车厢尾部,眼望前方,车前景象一览无遗,又是一个平静安稳的坐车过程。

我侧过脸百般无聊的看着窗外掠过的枯树,春总那样迟缓,这年春天也是如此,绿未透,寂静的枝条,穿插罗织成网,遮挡阴霾的苍穹。疏忽听到有人喊:“司机,司机,停停车!’断断续续,而司机似乎听不着,没什么动静,且车厢前的乘客没在意,我便忽略那声音。但声音依然隔着玻璃窗透过,我不禁回过头,原是几位女子追逐要上车,她们一路小跑着,不停地艰难地挥动手臂,示意司停车。我默默地转回头,为那几位女子担忧。

司机驾驶的公交车突然间放缓了,从背影上看,他却依旧没任何动静,我多希望他是为她们而减速至停,但车仍前行,颠簸的感觉始终没有中断,会需要持续到下一个车站吧。

我频频回头,其中有一个女子还抱着孩子,气喘吁吁,落在最后却不停地跑。心里竟有一瞬间,我讨厌这个不通情达理的司机,几乎想站起大声想提醒:“喂,后面有人。”可规则就是规则,之前我也碰见过好几次,初时公交车速度也会减慢,但最后却使劲加速,仿佛是一阵戏谑,把那些人无情地远远甩在车后。

春的温暖终究抵不过寒冷的压抑,心又被冰封了。

公交车缓缓穿过十字路口,快到下一站了。加油,跑快点!心里暗暗为她们打气。站口到了,她们呢?还未到!司机一般见没人就会开车的,恐怕她们乘不上这趟车了吧。不过说来奇怪,虽这站的人都上齐了,但司机并不急着关门,闲坐着,眼却盯着倒车镜,莫非是等她们?

“呼呼”一女子扶着车门边,在阶台上停顿一下,“嘀”的一声,车内的寂静碎了。其他人陆续上车,最后是那位妈妈,那孩子猫在她怀里,咯咯的咧开小嘴笑。

一路上,女子连连道谢,充溢着感激,然而司机只是微微一回头,露出半边沧桑的脸庞,有点不知所措,浅浅一笑说:“没事,记得下次早点乘车便好。”声音淡淡的,却似春风微漾。

我以为,春天还未来。原来,春风已再次悄然撩拨心中那善良的幼芽,只是我还未察觉罢了。

只要心不会不安就好,只要人不会冷漠就好。


 我们都坐着,老师,您却站着。看见您,我们就看见了秋天的收获。

我们都坐着,老师,您却站着。看见您,我们就看见了奉献的甜蜜。

我们都坐着,老师,您却站着。看见您,我们就看见了人生的希望。

老师,您站着。站成一尊最壮丽、最神圣的雕像,在丰收的永恒记忆中挥洒甜蜜,成为一座巍峨的山峰,让我们从这里攀登。宽敞的教室里,整整齐齐排列着的全是学生的位置。老师,您的位置呢?您的位置在哪儿呢?是没有吗?还是教室的空间不够大?还是建造者忽略了您位置的存在?不,老师,您不是没有位置,只是您的位置与众不同,您的位置在我们渴求的目光里,在我们激情燃烧的内心里,在我们永恒的记忆里,显得那么高大、那么磅礴、那么雄壮、那么不可磨灭……

您,总是这样默默无闻地站着,黎明的第一缕阳光还没照进教室,您就已经站在教室门口,带领我们一起迈进知识的殿堂;深夜的最后的一盏电灯早已熄灭,您却还站在学生宿舍楼下守望着,直到我们全都进入了梦乡。每天您总是这样站着,您已把40分钟站成了一年、十年、一辈子……好象“站”就成了您一生最重要的任务、最神圣的工作,“站”已经渗透了您的血液、侵蚀了您的灵魂,忘记了腰的酸、背的痛、脚的麻……也许您早已疲倦,也许您早已困乏,也许您早已想躺下来好好休息一会儿,但是,您没有,您仍然像松柏一样挺拔,像白杨一样伟岸,像一尊永不倒掉的雕像,站成了一道永恒的风景!

寒风起,大雪飞,老师,您却巍巍如泰山!

下海潮,败金热,老师,您却巍然不动!

有人说,您站得很稳,很稳,有人说,您那三尺讲台下埋有您深深的信念。

黑板上擦不完您金色的智慧,记忆中忘不掉您美丽的容颜。

脑海里激荡着您亲切的话语,心灵中抹不去您慈祥的身影。

也许有一天,当您再也不能站在讲台上对我们微笑时,我相信那时的我们都已经站起来了,站成一排排坚忍不拔的大树,站成一条条翻山越岭的绿荫大道。而您,将永远站在我们的心中!

在上课的时候,老师,您总是在站着。

而今,在您的身后,红包雨们站成了另一道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