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扑克|梅花

  初春悄悄的来了。像一个淘气的精灵,不知不觉中给周围的一切都换上了新装。春泥散发出醉人的芳香,花草儿们绽开了如青春少女般的微笑。使得,初春来了,来得如此迷人,来得如此诗意。
  几处早莺争暖树
  金色的春光洒在嫩绿的从林中,阳光暖暖的,透过丛林中的新叶将春的气息投射在刚刚苏醒的大地上。几只黄莺也从睡梦中苏醒过来,睁开惺忪的双眼,扑愣着轻盈的翅膀争相飞向阳光下那温暖的枝头。初春的黄莺是歌唱家,甜美的鸣唱,嗓子间迸出的音符,组成了一支最美妙的乐曲,弥漫在空气中,好似郑板桥笔下飘逸洒脱的竹,又如王维笔下清静幽雅的萧。别有一番“间关莺语花底滑”的意境。
  万条垂下绿丝绦
  经过了一个冬季的漫长的考验,校园图书馆门前的几棵垂柳在初春的召唤下欣欣然睁开了眼。一场春雨过后,垂柳上那嫩绿中微微泛黄的新芽在春光下越发显得迷人。纤细的树干上跳下几根柳藤,如一位美丽的芭蕾舞者,来不及站稳就随春风一起翩翩起舞了,婀娜多姿的舞步和着校园音乐室中传来的银铃般的音符及同学们清脆悦耳的歌声,组成了一支春的舞曲。它虽然没有夏日的动感,秋日的成熟,冬日的纯洁,却最具生机与活力。
  草色遥看近却无
  初春是浅色的,她不是浓妆艳抹的舞女,却充满着自然的和谐与淡雅。看,初春的草色就别有一番情趣。站在阳台上望着花坛里那刚刚抽出嫩芽的小草,仿佛芭比脸上那抹淡绿色的眼影。微风拂过,一排排,一片片小草随着风儿舞动着娇小的,坚韧的腰肢,那景色煞是好看。可是当打扑克走近再想仔细品位她的姿色时,她却似乎和我捉迷藏,将那淡淡的绿色隐匿了。呵,这如此诗意的画面,大概就是初春小草的高雅情趣吧!
  初春,虽不及正春的万紫千红,仲夏的郁郁葱葱,金秋的硕果累累,隆冬的冰清玉洁,但是她却赋予了大地诗意与活力,带给人们无限的遐想和希望。我爱初春的诗意,爱她“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意境,爱她“万条垂下绿丝绦”的唯美,爱她“几处早莺争暖树”的生机勃勃。初春,我愿与你同住! 

  傲雪寒梅,似血妖娆。一枝月下,独领风骚。冷冽清幽,艳丽高傲。白雪撤尽,唯留暗香。
——题记
冬天,白雪一片,没有任何颜色的装点,死寂的白色。虽然这白色别有一番情趣,但是,它是单调的。所谓的“银装素裹”只是对着白色一片死寂做的掩饰罢了。
于是在雪白的大地上有了傲雪之称的——梅,在我的心中,梅花永远排名第一。我并不喜欢那些在春天开放的娇艳的花,如果把她们比作女子,那么她们在我眼里永远不会脱离四个字——“胭脂俗粉”她们的美永远不同于梅花,她们只适合在温和的环境里生长,她们永远需要绿叶的衬托。不像梅,没有树叶的衬托也成为了众多诗人歌颂的对象,他用那血红色的花,迎来了绿色的春天,她是中华民族的精神的寄托。而其他在春天绽放的花。她们经不起严寒的考验,奈不住花叶分离的寂寞。说那牡丹是花中之王,独领群芳。可她又何曾到冰雪纷飞的寒冬里与梅花,一比高下。如果说春天的百花是群芳争艳,姹紫嫣红。那么冬天的梅花就是一枝独秀,独领风骚。杨棫说过:“美人遗世太无聊,轻染胭脂艳一梢。毕竟风流高格调,不随凡卉入离骚。”这正说出了梅花的与众不同。
有人说,梅花是冷傲俊丽;有人说,梅花是清幽高洁;还有人说,梅花是朴实无华。但在我眼中的梅花,是妖娆艳丽的。她的花虽没有牡丹的娇艳欲滴,但她那艳丽的红色却同样的摄人心魂。苍松笔直挺拔,屹立于寒冬之中。同称为“寒岁三友”的梅,她的枝干也别有一番风味,她的枝干婀娜多姿,这正是我说的妖娆所在。
我觉得梅花身上充满相反的事,她的花和枝干无不显出她的艳丽妖娆,可在冬天开放的性格,又让我们不经觉得这一举动是多么的朴实无华。明明花开是热情似火的红色,但是由于开在严冬之中,又显出她的冷傲俊丽。明明腊梅香气浓郁,但不知为什么梅的香气十分清幽,让人沉醉其中。
腊梅的香气十分浓郁,让人沉醉。但我更喜欢梅花的暗香,让人不忘。梅花的香味,不是从花蕊里传出来的,不是从花瓣里传出来的,而是从她那骨子里的那份高傲中传出的。严冬过,花已凋零,唯有清香留于心中。
打扑克爱梅花,爱她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