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语翻译兼职-顺其自然

生亦如死,死亦如生,生生死死,仿佛有着灵魂的重量一般,感受那生死之间两重天。
  人的眼睛长在脸上,永远都看得见别人却看不见自己。你的灵魂的重量也并非自己所下的定义,说什么就是什么,还要通过“外物”的肯定或否定。但是,也不能过度沉迷于别人的赞赏与责备之中,因为别人不一定能了解你,看到有时也只是一个侧面,所以老师的评价只能作为一种参考,没有必要深陷其中。
  可是正因为日语翻译兼职在乎自己生命的价值,灵魂的重量,所以我在乎老师的评价,但是对待他人的评价需要一个“度”,超过了这个“度”,那你就不够洒脱,将永远生活在别人的生活中而不得解脱。
  有人说,悲苦屈辱地活着,不如死了;也有人说,白白地死掉,不如悲苦屈辱地活着。岁月是一把能与宇宙共生灭的剑,正是因为这把剑,我才日渐明白,死原来也是一种奢华,所以我认为,活着的人就应该重视自己灵魂的价值,灵魂的重量。愚昧屈辱的人,不配活着,更不配死去,也许这样的生命的诞生本来就是一种错误。
  十年学子生涯里,我所看过的评语不外是:不够认真,仍须努力。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心情总是十分低落,我想:成功必然要经过肉体乃至精神的百般锤炼与折磨,而我的灵魂就像一根谷莠草,附在一个慵懒麻木的肉体上,这样的肉体简单得无法承受灵魂之轻。十八岁的我已经走向衰老的不毛之地。高考已近,我不应该再如此麻木下去了。
  人最悲哀的耻辱便是处于麻木之中,有人不断以这种方式去生存,从未想到要以麻木,不思进取为耻,而却以麻木无知为荣。蜉蝣的生命只有一天的时间,可是轻小的身躯却承载了深重的灵魂,这样的灵魂的存在便被人们赋予了极高的价值。我时常以此为例,根据G=mg这个公式推算灵魂的重量,顺便再参照评语,总结附着在肉体之上的灵魂是否有价值。人的一生不过就是活了,又死了。死并非生的对立所以不幸活着的人总是要去衡量自己灵魂的重量,否则你的生与死便。
  “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这些都是体现灵魂的重量有多少。

 常常听到有人说,我们要怎么样怎么样,好像我们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就像是燕子不会飞,鱼儿不会水,老虎不会跑一样,人类还会什么呢?其实,很多很多都原本是人的本能,在没有现代文明时,人类不会什么,我们原本就像是普通的生物一样,在大自然中生长,拥有着生物的本能,而在历史的发展中,人们把人类与其他生物不一样的本能单独拿出来,从而创造了人类文明。只不过,我们太沉迷于现代社会,把人们原来和普通生物的本能给忘掉了,所以现在才会有了传统教育,要把几千年前的理论再从新学习,学习失去的本能。
  举一个例子,原始人会往河水里放毒吗?不可能,因为他们保留着生物的本能,他们知道水是它们生存的根本,保护水才会生存下去,不过,现代人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食品问题呢?比如什么染色馒头,我们知道馒头是粮食,是我们生存的根本,但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向生存之本里放毒药呢,那不是要害死自己吗?但是,那些人也知道,这些东西不能吃,因为他知道吃的东西要健康,可是他们偏偏要把吃的东西变得不健康,所以,现在人就不单单是为了生存,为了发展,而是为了利益。
  可是,万物之生存就是为了能生存,不饿死,但人类发展到现代,却把利益放在了生存之前,或者说,有利益才能生存,所以,利益是社会发展给人们本能的一种枷锁,用利益取代心中的本能,我们忘了我们是人,我们只记得利益,去争夺,却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去争。为什么人们生存的本质没有变,但人们的本能却变了呢?
  环境被破坏了,我们亲手毁掉了我们的自然,我们亲手污染了自己的水源,我们亲手灭绝了我们的生物,我们亲手发明了武器,我们亲手杀死我们的同胞,我们亲手把适合我们的自然变得不适合,到了最后,我们发现有不对劲了,社会没有像我们想的那样进步,反而越来越退步,有些人还在幻想,如果外星人要侵略我们,我们应该怎么办,所以大力发展科技,武器,而这些武器往往没有打到外星人,相反在地球上实验了。我们创造了能打败外星人的武器,却打到了自己,这是多么荒唐!也许外星人在宇宙的某一地方,看着日语翻译兼职们自己的武器毁掉了自己,他们会怎么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