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兼职|路

 去学校有两条路一条是繁华热闹的马路,一条是偏僻幽静的沿江路!
早上,昆山兼职通常走热闹的马路骑着单车,从居民区里出来,稍一抬头,便能看见湛蓝的天空和笼在上面淡淡的如轻纱般的云朵此时太阳还未升起,天上只有一轮未隐去的月亮,不甘心地发出些惨淡的光。马路上的车辆很少,耳边!少了刺耳的鸣笛声,多了几缕徐徐的风吹过,吹乱了耳边的头发路边种满了一排排的樟树,发出一阵阵好闻的气味胸膛里充满了这种气息的清新空气,心情也顿时膨胀起来商店还未开门,只有早点店时不时发出一阵阵的香气!
马路旁已没有了樟树,学校的建筑物在校园里的树木间若隐若现,拐个弯,便到了!
太阳渐渐升起,天开始热了起来!
中午放学,我避开繁华的马路,拐进一条小路小路右边有一条江,江并不深,可时时有风吹过江面上永远躺着几条采砂船,但大多数时间都不工作,这条小路才得以幽静路上无多少人,我可以抬起头来观赏天空只有在夏天,云朵才如此的饱和并充实,堆积在一起,怎么看都是美好,就像宫崎峻漫画里的天空我亦可以绕过江去观赏对岸的树林,看它们沐浴在阳光下,尽情地舞蹈!
小路并不好走,曲曲折折,要拐好几个弯,但一转眼便到家了!
上学时,走在繁华的马路上,能看见小镇的热闹与快乐,能闻见樟树发出的舒服的气味阳光洒下来,是一地的斑驳的光斑更多的时候,是和成千上万的人擦肩而过:挥汗如雨却依旧乐观的民工们;坐着奔驰飞弛而过的大款;神智不清的乞丐;和我一样三点一线的莘莘学子大千世界也能从小镇窥见一角!
放学时,走在凉风习习的小路上,能感受凉快贯穿全身,直吹得衣服鼓起来;能看见某户人家绿意翻墙,在光影下舞蹈;能伸手触摸毛茸茸的叶子,心情是喜悦的我可以乘风而驰,也可以推着车慢悠悠地走着嘴里哼着一首老歌---温暖而惆怅:
到如今/年复一年/我不能停止怀念/怀念你/怀念从前/但愿那/海风再起/只为那浪花的手
我不止一次地问自己,你想要什么?
沉默
只有车轮转动发出的犀利的声音
眼前出现很多人的身影,一转眼又不见了
车轮转啊转,关于两条路上的岁月,一起走过的日子!

连续几天的高温酷暑,许多植物干渴难耐,弱小的半枯焦了。天气预报说有阵雨,抬头看看天空,没有下雨的迹象,天底下一片灰黄,少有生机。昨天上午天气变的闷热,这是好兆头。吃罢午饭,匆匆午休。午休起来,雨云从东南面铺上来。我以为东南面得云朵不会携带多少雨,西北的云朵才会带来希望。或许老天又要开玩笑了。我都习惯龙王玩忽职守、雷公电婆忙于第二产业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下点雨,或多或少给人们心灵一点安慰吧。
云朵渐渐弥漫上来,终于将天空包得严严实实。不时飘来的雨点洒落地面,倏尔远逝。昆山兼职拿起扫把仔细清扫起小院子来,一点尘土都别留下,雨水冲刷后该是何等清爽。
起风了。风掀开帘子,闯进屋子,赶走了室内污浊的空气。因风而生的奇怪嘶鸣一阵紧于一阵。零星的雨点被甩到地面上、墙壁上。狂风撕扯着树木稀疏的涩发,树木随风招摇。枯叶随风而逝,翻着筋斗,仿佛在空中起舞。不让生,那就轰轰烈烈去死。
雨点密集了,它们随风而落,像是迎风的流苏。渐渐地地皮全湿透了。嗅觉捕捉到的气味也多了,清香、湿润。风慢慢小了,雨丝垂直,地面有了光亮。不一会清浅的水洼中,雨脚欢快地蹦跳着,激起美丽的水花,像许多的跳鱼儿在跳动,又像多双毛花毛花的眼睛在眨动。雨点渐渐汇成小溪流,编织成带花纹的绸缎,它们伏贴着地面,那样亲密。房檐上,小瀑布如菱纱,温顺地直垂到水桶里。晾衣铁丝上挂着点点明亮饱满的雨点,它们距离适中,均匀分布,仿佛给庭院挂了一串晶莹的珍珠项链。
雨点急促时,水泊里仿佛万马奔腾,扬起一阵阵的尘土,尘土混杂在空中,天地茫茫,混沌不清,不能分辨上下。远处的山洼中沉积了乳白的浮尘,烟雨迷茫,山色空濛。
雨水的浇灌下,大地生机勃勃,万物泛出绿色,它们在雨水中静沐着。
一直到傍晚,雨紧一阵缓一阵。瞅着雨小的间隙,孩子们投入到雨的怀抱。它们有打雨伞、穿雨鞋的,更多的是赤脚奔腾跳跃。或在水泊戏水,或仰起小脸、眯缝着眼睛用手玩弄水瀑的。他们的头发一绺一绺的紧贴在脑门上,跑到你的面前向你炫耀他们的欢愉。
早晨起来,雨还没有停。天气真的凉爽了,至少这几天不用在忍受那酷暑了吧。庄稼经过这一场饱墒雨,也能努力拔节,以备抽穗结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