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兼职_见识,学习

这学期,周末兼职去完了大新。妈妈说要带我去见一位爷爷,我很不愉快,但还是去了。

“我带你去的是白耀天白爷爷家里。他大学毕业后,当了23年的老师,桃李满天下。“文化大革命”以后,走上了广西民族研究所的领导岗位。走入研究民族和历史问题的行列。对了,白爷爷还是我国着名的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民族学家、社会活动家,中国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奠基人之一——费孝通的高徒”,妈妈边走边说。我心想:费爷爷教出的学生一定很棒吧,不同凡响!

来到白爷爷家,那里摆设得古香古色,书架上摆满了书,整整齐齐,让我对他有了一定的敬佩之心。虽然白爷爷已经年过花甲,头发也白了很多,但双眼炯炯有神,身体还很笔直,走起路来脚步生辉,精神抖擞,铭灭不了我对他的敬佩之情。

与他交流时,他反应敏捷,妙语连珠,完全不像一个将近80岁的老人,那动作、眼神和姿势不禁让我啧啧赞叹。

到面对面交流时,我了解到白爷爷的着作有:《西施考辩》《壮考》《壮族土官族谱集成》《依智高:历史的幸运儿与弃儿》等。今年有一本叫《南天国与宋朝关系研究》即将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而由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的《壮族土官族谱集成》《依智高:历史的幸运儿与弃儿》都受很多人喜欢。

还有一本《壮族社会生活史》字数最多,有180万余字,已经完稿,正在校对。白爷爷还告诉我们:“有一次,一个人想用100万买白爷爷的《壮族社会生活史》一书,他都不卖。”为了写这本书,他不顾自己是花甲之年,亲自到泰国去考查傣族文化、缅甸的克钦族文化,因为壮族的“妈妈”的发音是:“灭”,而他们的发音也相似等等。在那里,他每天都要翻山越岭,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为了弄清某一个问题,他要从这个村寨走到另一个村寨。他这种不怕困难,不怕艰辛,务以求实的精神是值得我学习的。《壮族社会生活史》讲的是我们壮族从出现到解放前发展变化过程。虽然,他讲的这些我听得不大懂,但是我以后要慢慢地弄懂我们民族的来历和发展史。

去白爷爷家,让我了解到我们壮族的许多知识,让我见识到了编写一本书,要花上几年甚至一辈子的精力和心血,也学习到了很多课外知识,让我在新的一年的第一天,有了新的见识,这真是一堂受益匪浅的课啊!

回到老宅,轻轻推开的木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时光仿佛倒流进入了上个世纪。红砖黛瓦在岁月中渐渐被侵蚀,门上的朱漆也已脱落,本质的木板暴露在空气中。在这里,所有的事物都有自己的故事。

我穿过大厅,到了后院,很久没有人来了。青石板上堆积厚厚的尘埃,浅绿色的藤蔓蜷曲,蔓延至一块石碑上,我走近,拨开藤蔓,石碑上工工整整的用正楷刻着“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轻触刻字处的凹陷,从那里我感受到石碑异样的冰凉。父亲走到石碑面前,道:“这是我们家的家训。”我转头,一脸疑惑。父亲向周末兼职讲述了背后的故事。

国共三年内战后,曾祖父去了台湾,家里的支柱轰然倒塌,仅留下祖父和他的几个弟弟妹妹。家境江河日下,迁到了农村。祖父年轻的肩膀过早担负了全家的的重量。

白天在田里干农活,夏日的骄阳将大地烤得炙热,熏风阵阵,火热沉闷的空气在翻涌,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散发热气,很想停下来歇歇,但是季节不允许,为了把握住时间,必须每一刻不能停,双脚踩在厚实的土上,裂开一道又一道伤口,狰狞的裂痕里填塞着棕黑色的泥土,粗糙的手劳作,同样深深的痕迹。汗水滴落,在土地里,生长出新的嫩苗,是生命的希望。

夜晚,一天的辛劳后,点亮的煤油灯,翻开褶皱的书籍。昏暗的灯光下,阅读泛黄的纸张。即使浑身酸痛,到了连书都难以拿稳的的地步,依然强撑疲倦的眼,克制睡意,挺直腰杆读书。明月洒下清辉,笼罩那个在破旧小屋里读书的少年,见证那时的凄清。

终于一天,曾祖父来信了。祖父颤巍巍捧着信,眼泪纵横。打开,又见熟悉的笔体信的最后写着:“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人生本该如此,在经历了苦难后,方能闻到梅花的馨香,那蚀骨清魂的馨香。

祖父将这两句话刻在石碑上,作为家训。以后,家里的境况一天天转好。

凝视家训,抚摸石碑上面历史的风尘,仿佛与那时的时光邂逅,半个世纪前的日子好像就在眼前,祖父从逆境走向成功,书写了生命的灿烂,是不朽的精神激励着后代前进。

家训,已深深融入家族的血液里,它不会随着时光的流逝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它将随着生命的延续延续下去。

石碑中的不朽,生命里的顽强。